那一段橋牌記事

那一段橋牌記事



我高中時期,很流行參加救國團的假期活動,高一時參加中橫健行,看到幾個人圍起來玩著撲克牌,告訴我那是橋牌,非常有學問的牌藝遊戲,第一次勾引起我對橋牌的興趣。

進入東海數學系第一學期,我第一本認真讀、努力背的書並不是微積分,而是一本教人打橋牌的書,「中華精準制」,講的更專業一點,這本書並沒有教人打橋牌,只是告訴人某一種叫牌的方式,一種很人為(artificial)的方法,開叫一梅花及答叫都有各種不同的意義。我記得在後來無論是學生或是踏入社會,也從來沒有讀書讀得如此認真,而且還整本書背起來。

這開啟了我真正踏入橋牌的世界。

學生比較有時間,為了打橋牌,可以通宵,甚至可以忘記上課。我很認真,又看書又練習,不久稍微有點功力,也會參加比賽,大數盃比較容易拿到名次,參加大專盃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參加校外的橋藝中心比賽,則通常都是陪打的份,不過我們是志在參加嘛!

數學系有一位徐長明老師,他教微分方程及數值分析課程,是那時系上超級有名的大刀,那幾年我也被砍的遍體鱗傷。可是徐老師的牌技也相當出名,中華精準制那本書的前言就寫到,徐老師也是當時發明該制度的其中一人。因此那幾年平時練牌時偶而也受到徐老師的指導,可能我資質駑鈍,往往都要徐老師說明幾次才能領悟。我只是有點納悶,徐老師人不錯,在講解叫牌打牌手法時也很有耐心,為何上課當人毫不手軟!!!

打橋牌也讓我與數學系的學長學弟較常來往,因為打牌至少要4人,每次最好有8人一起練習,每一屆要湊到實力相當的橋藝人口並不容易,每當有新生入學時,學長們也會稍微關心一下有誰對橋牌有興趣,會加以介紹及調教。

70級的學長有幾位橋牌好手我都還記得名字,陳文賢及林錫琪,一起打過幾次比賽,不過他們都是主力選手,我們則是副隊。我畢業後在台北工作過一陣子,偶而會去IBC(國際橋藝中心)打牌,遇見過幾次林錫琪。陳文賢後來好像轉念精算,因為很多年以後,我在眾信會計師事務所遇見他,擔任管理顧問公司的總經理。

我和71級學長還算熟悉,田重偉及孔憲凡是我們練牌時常會組在一起的牌搭子,他們比較強,在校內自行比賽時,總得強配弱,實力才會均勻。田重偉畢業後去學電腦,一直在證券交易所電腦部工作,應該已經十幾年,那時我的工作單位與他是樓上樓下,時常都會遇到。孔憲凡功課很好,畢業後考上台大數學系研究所,然後去美國唸博士,我在美國唸書時迷上網路橋牌,一天到晚掛在網路上與朋友打橋牌,有一天突然有個名叫”kung”的人call我,就是孔憲凡,那個年代網際網路才剛萌芽,我們居然因有相同興趣而能在網路上在遇到,真是不容易,不過後來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,好像後來回台灣教書了。

72級的陳德明及黃智能與我們最親近,前幾年常常在一起打牌,我們實力接近,不會太無趣,不過他們喜歡賭博,打橋牌也比較愛打rubber,一分一分算錢賭輸贏,到了大五,他們乾脆只打麻將比較過癮,我常常等了幾小時,等不到人願意打橋牌,只好自己一個人離開。陳德明頭腦很好,打牌很仔細,重視邏輯與思考,我看過徐長明老師唯一稱讚的學生就是陳德明,不過也常唸他不用功,以他的聰明,當初如果繼續深造,一定很有成就。

我的橋牌搭檔是黃宗禧,他也是屬於聰明不愛唸書型,嫌數學系當人太凶,後來轉統計系,現在在安侯會計師事務所資訊部工作。看起來讀不讀數學沒有什麼差異,最後都是去搞電腦。坦白說,他的橋藝比我好很多,往往叫牌時,我覺得沒把握,就推給他當莊家,我則在一邊作夢,我們也用熟了許多特約,如技光、轉換墊牌等,畢業後他還常常參加各地的比賽,我只要約他,他也會陪我去IBC打一個晚上。我另外有一個相當特殊的同學,我們都叫他小鬼,長的小小的,可是真的喜歡打橋牌,一個人也可以打,自己分完一副牌就可以分別扮演四家叫牌,可以同時當莊家及防家,假日我們都跑出去玩,只有他一個人在宿舍拿副牌打了一整天,他有點自閉,但講起橋牌就滔滔不決,畢業後就不見人影,到現在都還找不到他,要不然我還可以多一個牌友。

74級就比較少人打牌了,只有陳增榮比較常和我們在一起,打的還不錯,畢業之後也都還常在打,現在實力應該不錯,喔,他也是搞電腦的。

想起來,還有68級的學長,民國80年我去美國猶他州立大學讀電腦研究所,在台灣同學會的迎新上,居然遇到我大一時的助教陳蕙萍,原來她和她的老公李庚也在系上,搞不好也是因為她們在系上表現優異,我才有機會獲准入學。李庚也愛打橋牌,他有個同學李久泮住在學校附近,因此偶而我們湊四個人也會打個小牌。李庚現在在高雄資策會,也是電腦一族,回台灣後我們偶而會在東海數學系遇到,卻沒有機會一較橋技。

能夠正式打個橋牌並不容易,必須有足夠及實力相當的人,通常必須參與比賽,不過比賽都是在特殊時間,而且費用不便宜。我讀研究所時,網際網路剛開始起步,okbridge也在這個時候出現,我發現後如獲至寶,幾乎天天都掛在網路上,不是做研究,而是玩橋牌。Okbridge是提供橋牌介面的網路真人橋牌,只要連上該平台,找到四個人,就可以開打。那時候的網路橋牌很陽春,在Unix系統上,全部都是文字模式,要喊一黑桃,就輸入1S,要打紅心十,就輸入TH,免費及可以隨時找到人打牌是最大優點。現在okbridge已經商業化,加入會員必須付費,一年會費美金99元,網址是http://www.okbridge.com,介面相當人性化,一看就知道如何操作,任何時間想要打橋牌,上網login就可以找到適合你的牌桌及牌友,隨時都有數千人在線上,水準很高,我大概只能打進階級的初級者(adv-),除正常牌賽外,每天都會有序分賽及配對賽,常常都還有世界級專家表演,幾位專家對打,常可以引起上百人圍觀,愛打橋牌的朋友,這是我相當推薦的地方。

以牌會友,因為橋牌,我認識不少數學系的學長學弟,其實還蠻有趣的。不過除了學生時期比較有空學牌打牌,由於橋技還不夠專業,畢業後則成為業餘休閒活動,不會有參與比賽的雄心壯志。學生時期所背的那一套中華精準制,早已忘個精光,目前只記得美國標準制(SAYC),因為簡單自然,不太用特約,因為記不起來,可是我打的好像比以前好,可能比較會分析思考,也比較穩重。幾年前我比較空閒,還常常上okbridge,現在比較忙,根本沒空坐在電腦前打幾小時橋牌,怕浪費錢,乾脆停掉會員。

如果有人有興趣打橋牌,聯絡一下吧,我們可以相約在okbridge好好較量一番。



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旅行

kxnyjd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